會員中心

聯系QQ

聯系微信

公 眾 號

新浪微博

本站快報
一部極地巨著 一場視覺盛宴
發布時間:2015-12-26  閱覽數:6379

      11月22日,戴建成《黑白南極》攝影展和研討會在中國美術館舉行。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張桐勝、著名攝影師李少白、于云天、八一電影制片廠紀實部主任倪學健大校、著名紀實攝影師王福春及來賓180多人出席開幕式和研討會。

       戴建成原為濟南軍區某部政治委員,轉業后在南通五建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任董事長。40多年里,他一直保持著濃烈的攝影藝術愛好,苦心孤詣地追求影像、光影、構圖的美感和生活的真諦。退休近十年來,他的足跡遍及南極、撒哈拉、北非和西藏,先后拍攝作品數十萬幅。他以作品關注自然、關注社會、關注人生,用鏡頭捕捉生活的瞬間,發現世界的大千。2013年,他在身體患病的情況下,毅然遠赴南極探險,歷經巨浪、風暴、酷寒,在隨時遭逢生命危險的情況下,機智拍攝了海上風暴、壯麗冰山、極地動物、探險部落、冰川奇觀等充滿南極風情的圖片,向讀者展現和揭示了極地的巨大人文意義?!逗詘啄霞飛閿白髕氛咕褪譴鶻ǔ贍霞玫木?。

       《黑白南極》已由中國攝影出版社出版。這部厚200余頁、重1.6公斤的作品,沒有過多的文字鋪陳,沒有庸常的理念說教,而是盡力展現作品本身的黑白魅力,淋漓盡致地表現南極的奇崛、野性和生命的張力,給人以巨大的敬畏感和震撼力。專家們評價,《黑白南極》是近幾年來攝影界具有獨創性和原創性的優秀新穎的作品之一。

       《黑白南極》已入選第11屆亞太設計年鑒并獲2015年美國印制大獎優秀獎。研討會上,專家學者紛紛發言,稱贊《黑白南極》攝影展不僅是一席視覺盛宴,也是一場心靈的洗禮。在純白到純黑的交錯中,它給人感覺的不是一張張照片,一幅幅大自然的截取,而是來自作者內心深處情感的共鳴與詩意的張揚。照片凸現的是南極的冰雪和冰雪中的生命,觸碰的是時間的停滯與永恒,揭示的是世界的純潔與美好,使人沉浸和融入到一種既不是過去又不是未來,而是亙古永恒的境界。      

       《黑白南極——戴建成攝影作品展》將在中國美術館集中展出10天,然后到上海、南京、成都等地巡展。

黑白南極——戴建成攝影作品研討會紀要

       張桐勝(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著名攝影家):

       建成的《黑白南極》讓我耳目一新,見作品如見其人,通過這些作品能夠讓我看到建成兄的內心世界,看到了他對生活對藝術的一種追求。建成是我們部隊出來的人才,多年在部隊從事宣傳工作,三四十年以前就鉆過黑白暗房,就搞新聞報道,曾經拍過不少好照片,也取得過很多的成就。

       他的作品是用黑白來表現的,我認為這個選擇非常的正確。因為用黑白表現確實需要攝影家對影像的把握,對光影的處理,對構圖的關系等各個方面都需要有一定的功力,不是說每個人的作品拿過來都可以轉化成黑白就好。黑白會讓整個畫面更集中、更簡潔、更有藝術感、更有沖擊力,在他的作品里面確實充分體現了出來,讓我們對南極的作品耳目一新,給人一種震撼,給人一種視覺的沖擊力。

       我們今天搞攝影的很多人都沒有這種黑白的功力。為什么說呢?因為他沒有鉆過暗房,像我們這些當年整天在暗房里面摸爬滾打的人,對黑白影像才可能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對于光影,對黑白灰的影調有著特殊的一種情懷。所以說,他的作品基礎就是當年從拍照到沖印,再到暗房里面沖洗這一套東西,有著很深厚的功力,有著很好的黑白影像的底子,不然的話,他在光影的把握上就沒這么到位,就不會把畫面處理得這么簡潔、這么鮮明,對比度那么強烈。所以說,建成他在部隊的黑白暗室里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才有他這次南極的黑白世界的表現。

       馬勇(《中國攝影》雜志資深編輯):

       對建成先生作品的第一感受是大氣,場景的寬大,氣勢的宏大,境界的高遠。唯有大氣才可能通達境界的高處,唯有在高處,才可觀望或獲得至真至美。要想得到作品的大氣、境界的高遠,就需要生命的歷練和德性的修為。雖然我不太了解建成先生的經歷與學識,但通過僅僅看到的這些作品,足以讓我確定,他是位有修養、有悟性、有品位的樸素的人。

       二是干凈,這些畫面簡單而純凈,沒有多余的東西進入,當然,這種干凈,不僅是表現在畫面本身,作者內心的單純、干凈被沒有遮攔地顯現出來。其實,作品的品位就像俗話說的“相隨心生”,作者的內心會很大程度地影響畫面最終的形成,這是一種本能的,不經意的,做不了假的反映。

       三是不做作。現在很多人的攝影,要么人云亦云地相互模仿落入俗套,要么是偽當代的裝腔做勢、欺世騙鬼。建成先生的作品很是樸素,沒有刻意地用怎樣的技巧去過分經營畫面,什么構圖、用光之類全然被他暫時忘卻,他只是帶著相機任性地張望,然后隨手拈來地按下快門。他似乎并非想刻意地要拍幾幅作品,而是想用輕薄的照片留駐彼時美好的心境。

       四是味道。這些作品總是有種莫名的味道,可能不僅是大家所說的詩意,我更強烈地感受到童真與善良,一股柔軟的溫暖安靜地彌漫在這些帶冰帶雪中的照片中。這些少有人打擾的冰雪、海水、企鵝、飛鳥,都洋溢著溫情,一種久違的自由與自尊舒展在他們的身上。這或許是作者的理想世界,也是世界的理想。

       五是關于色彩。謝赫在《古畫品錄》序中提出“圖繪六法”,所謂“六法論”,其中提出“隨類賦彩”,強調色彩在圖畫中的重要作用。建成先生的南極系列,準確地選擇了黑白,而且展覽的名稱也標榜著“黑白”。我們想象的南極,應該是藍白兩色,拋棄其他色彩只取黑白灰,是作者主觀的理解,是他個人心性的表達,放棄色彩上的所謂真實,以求內心的接近,以此揚棄世俗的審美和慣性的觀看。我們試想,這些作品若渲染上或濃烈或清淡的色彩,或許一切都不在成立。

       六是關于建成先生的精神。福春老師介紹說,建成先生從南極回來后,就查出了癌癥,但依舊在編書,依舊在拍片兒。我很感慨,但并不是激動于他在用生命去拍照之類,而是被他坦然面對疾病,或著說面對死亡的態度所感動。旁觀者說起來容易,把同樣的病放在自己身上,要么嚇個半死,要么消沉落寞,而建成先生以發自骨子里的樂觀坦然面對。在他的作品中,我們看不到半點失落,滿紙都是向上的正能量,是對自然、對生命的熱情擁抱與歌頌。大凡經典的藝術作品,不論表現的是怎樣悲愴的情感與故事,但歸根結底都是帶給人希望。這希望,常常被人生中糟糕的境遇打得落花流水,讓我們猶疑、彷徨、無望,甚至放棄,而建成先生以他脆弱的身體包裹著強大的內心,迅疾而堅定地行走著,即使路的盡頭是生命的終結,但他無愧于他鐘愛的藝術,無愧于他告誡自己的生命的意義。

       劉漢太(作家、紫光閣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劉漢太博士):

       戴建成先生的《黑白南極》,具有很強的沖擊力。古人講大拙如巧,大巧如拙。戴建成的作品成功在哪兒?它有一種樸素的美、自然的美、真實的美,它的簡潔和真實是具有震撼力的。

       他的作品有這么幾“大”。一個是尺幅之大,第二是視野之大,第三是氣勢之大,大氣磅礴,不拘泥于小節;再一個就是境界之大,雖然是他初次到南極,但是這個作品卻是一個大手筆。

       他那幅一群企鵝在一塊浮冰上的作品,很具有想象力,它可以有三重意義,第一是宇宙哲學的意義,地球就是在茫茫宇宙中飄浮的一塊浮冰,人類就是在那個冰山上的企鵝,所以一瞬和永恒、運動和靜止,世界就是這樣的對立和統一,這幅作品具有這一層意思。第二,人類的命運,人類的生存必然面臨巨大的挑戰,要經受各種各樣的風浪,災害、戰爭等等,以及人生遇到的逆境,所以人生的意義就在于和困難作斗爭、和風險作斗爭,在這種抗拒的巨大的壓力和風險中找到人生的意義,也就找到你的成功,所以它有人生的意義。這塊冰就像諾亞方舟,這個作品我可以把它取名叫諾亞方舟。第三個意義,還顯示出了人生的本色,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所以這些企鵝是勝利者,它站在一個滔天的大海巨浪之中,在浮冰之上,巨浪隨時可以粉碎這塊浮冰,但是企鵝不懼風險、不懼風暴、不懼困難,這就是給我們人類一個巨大的啟迪,你什么也不用怕,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勇氣、有沒有精神,所以我覺得這個作品它有深刻的主題,把很多的想象力提供給我們。

       所以說,好的作品叫心到、眼到、手到,首先你有很好的功力,有發現,才能可能捕捉一個瞬間,所以要有很大的想象力。

       吉龍生(江蘇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秘書長):

       從作品的角度我覺得他有“三有”,一是有文化,二是有品位,

三是有境界。從作品看出了他對人生觀、價值觀的高度的理解和感悟。

我對戴建成老師的展覽能夠在中國美術館成功舉辦表示再一次的祝賀。我非常敬重、敬佩、敬仰的戴建成老師,過去在部隊從事文化宣傳工作,后來辦企業,現在這個企業能有持續性地發展,是跟戴建成老師過去打下的深厚基礎有直接的關系。他的高素養、高素質、高品德,是攝影人需要有的綜合素質。    

第二個就是高水準,做事一絲不茍。

       第三個就是高平臺,不做則已,一做就是高平臺。

       從作品的角度,我覺得他有“三有”。一個就是有文化的導向性、引領性,為我們攝影人樹立了一個標桿。他有著40年的攝影歷練,40年的攝影追求,加上綜合素質的養育,才有今天這樣一個成果。

       第二個方面,整個作品很有品位。

       第三個,有境界。我從作品看出了他對人生觀、價值觀的高度的理解和感悟。人人身體上都有一些這樣那樣不適的地方,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一定是正能量的。正能量一定能戰勝負能量。

       李少白(著名攝影家)

       我和戴建成先生在上海曾經一起攝影創作有那么幾天的接觸,他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戴建成這人特別好,而且在攝影上有他自己的獨到之處。我看了他的《黑白南極》,領略了他拍攝南極的功力。

       戴建成先生曾評價安塞爾?亞當斯“細讀他的作品,在純白到純黑的交錯中,給你感覺到那不是一幅照片,一幅大自然的截取畫面,而更多的是來自內心深處的共鳴與震撼?!鋇蔽蟻付鏈鶻ǔ傻摹逗詘啄霞肥?,我覺得用他評價亞當斯的話,反過來評價他自己既貼切又形象,真正好的攝影作品一定如此,它不只是曝光的精準、影調的舒服、光影的奇妙、色彩的和諧,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些審美的形式,讓讀者在看見畫面的同時,感覺到畫面后面跳動的心、流淌的血、起伏的情,也就是說,好的照片一定要讓讀者除了看見拍攝對象自身的美妙,更要感到比拍攝對象更美妙的心靈,戴建成先生的《黑白南極》就是這種好照片,這種照片明明描繪的是南極冰雪和冰雪中的生命,是觸碰時間的停滯與永恒,是揭示純潔與純凈的關系,然而你只要對照片多看一眼就會浮想聯想,并且融入一種既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而是亙古不變的幻覺,就會合作者一起開始做夢。戴建成的黑白攝影對我最大的誘惑就是畫面中的南極冰雪,并不是偉大風景的明證,而是追尋失憶王國的線索。

       于云天(著名攝影家):

       我和戴先生謀過一次面,一看就是軍人氣質,包括他的作品也給我同樣的印象。

       要體驗生命你必須站在生命之上,這是尼采的一句話,我選用了它。要體驗生命必須站在生命之上,為此要學會向高處攀登,為此要學會俯視下方,他是作為一個人你所思精神的體驗,他是很張揚的,張揚生命,酒神精神嘛,您就是具備酒神精神的。這是讀罷戴建成先生《黑白南極》的真實感受,在我看來黑白影像所呈現出的力度和強度,畫面中撲面而來的冰山雪峰夯實的厚重感,亦如響鼓重錘,叩及心靈,催人振奮。

       郭軼(《大眾攝影》雜志編輯部主任):

       我平時在工作中做編輯,也接觸了不少南極的作品。現在好像國內去南極的熱潮是越來越熱了,但是很多作品我感覺比較流于走馬觀花簡單記錄的更多一些,甚至于有一些給我感覺是一種掠奪、獵奇、破壞,為什么呢?他也不見得在南極上扔垃圾什么的,但是他去干擾、打擾這些生靈的生活,我認為也是一種掠奪、一種破壞。但是我從戴老師的作品中看到的是,他與這些生靈的和諧共處,他的作品讓我覺得最大的感受是一個字“純”。黑白的南極會是怎么樣的一種呈現形式呢?因為南極冰雪會很白,反差會很高,是否會造成一種過強的反差,時候可能是寬容度達不到,有的時候可能過于厚重。但是我看了之后,感覺畫面很純,做得很精美,技術這關是沒有問題的。

       另外我覺得是他在商場,在他的事業上歷練了這么久這么成功,還能保持一份很純凈的心靈、純凈的靈魂,也是很難得的。因為我從他的那些畫面里看,南極的這些生靈不管是飛鳥、海豹,還是企鵝,都非常的靈動,很有靈性,有一種人性的東西在里面隱藏著。甚至我看到戴老師拍的簡單的一塊浮冰,一座冰山,仿佛都是有生命、有靈魂的,在那一刻我覺得它是在和攝影者對話。攝影師講究抓取決定性瞬間,但是我們判斷去拍哪一個瞬間,或者說我們拍下來之后選擇哪一個瞬間,這完全是每個人都不一樣的,跟他個人的修養、個人的追求是有關系的。我覺得戴老師擁有一個純凈的心靈和靈魂,才會有跟自然、生命的一種美好對話。

       倪學?。ǖ纈吧閿凹遙?/strong>

       在戴老師的作品里面有幾幅很有意味,好像是帶有一種靈動,帶有一種生命,他這個主題是我們后來的評論家去說的,其實他當時在拍攝的時候提煉主題,并不是像我們評論時候說的那個樣子,他實際上是一種生命的感悟。

       我看過法國人拍的關于企鵝的電影,他們是有個一百多人的團隊,搞了幾年,在里面搞了多創造,比如在企鵝蛋里面安攝影機,又是做假企鵝安上攝影機,各種各樣的角度能拍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非常精彩。而戴老師獨自完成的攝影作品,我感覺到有另外一種精彩。

       他作品里的黑白,表現著陰陽和陽剛、陰柔,實際上有些好作品把道家的東西,把中國儒家的文化,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好多東西都能夠糅進去,反映他的境界、底蘊、格調。

       柴?。ā噸泄閿氨ā犯弊鼙啵?/strong>

       戴建成先生的《黑白南極》無論從它的文化意義上還是精神層面都有很多值得探討的東西。

       其實攝影無非就是拍什么、怎么拍和拍成什么,這么三個層面的東西。從這三個層面來看,拍什么。從題材上來說,因為看過大量的南極的照片,說實在的,大家的表現手法和給我們的感觸基本上是一樣的,除了個別攝影師有他自己的獨道視角,我覺得在我有限的視野里,能夠給我以觀看南極不同視角的攝影作品,之前有一位女攝影家叫王欣媚拍的南北極,戴先生的作品應該是我視野里,我看到的應該是第二個。

       在南極,因為人人都是一個陌生的觀察者,因為到那地方確實不容易,到了那地方能不能迅速地找到屬于自己的攝影的感覺,這是最重要的。因為大部分人都是走馬觀花那樣的行程,因為行程都安排很緊。能不能在這個短短十天之內找到自己的感覺,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在這個層面上戴先生的感覺是非常到位的,一下子找到自己攝影的感覺。另外我個人更關注他前面拍冰川那一部分東西,我覺得無論他自己本意如何,但是為我們呈現的是一個關于南極的這種地理地貌的,給我們一個真實性的傳達,就是求真的這個角度給我們一個全新的視野和感觸。

       另外從怎么拍的角度,剛才我說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是一個新奇的一個探究的態度,找到自己的感覺,我覺得這種拍攝跟每個人的視野相關,跟每個人對于這片土地,這些全新的風物的干涉有關,也跟自己的這種閱歷,像戴先生的軍旅生涯的閱歷,包括個人的情懷,包括個人的人生格局。攝影其實是你自己內心對外界事物的一個反映,無論是通過南極也好,還是通過其它城市也好。我覺得戴先生這些作品沒有更多的去追求那種外在的形式,表面化的東西,更多的是通過無論是擴大的場景,還是一些細致的細節的表現,綜合展現了自己對于南極這片土地這種與他人不一樣,差異化的這種視覺感觸。黑白我覺得僅僅只是一個形式,當然這種形式無疑強化了這種感觸。

       最后還有個拍成什么的問題,拍什么、怎么拍解決了,那么拍成什么?拍成什么其實是給我們的,給觀者會有一種什么樣的體會,傳達給觀者的這種感受。我覺得從我自己來說,我覺得無論他的這種技法的運用還是觀看的視角,給我的感覺是一種安靜的壯美。  

       黃丹麾(《中國美術館》雜志編輯、美術學博士):

       首先我想探討一下戴老師的圖像背后的哲學根基,或者是哲學的意蘊。他的作品用西方的哲學來講就是一種生態哲學的體現,或者叫荒野哲學。就是西方在反思人類中心主義之后,他提出了要以自然為中心。很多包括動物?;ぶ饕?,包括后來搞公共藝術的理論家和藝術家,都是對荒野、對大地、對自然充滿了一種敬畏、一種期待。西方在人類中心主義走到一個困境之后,在想辦法如何擺脫人類對自然的這種無限的干預,對自然的這種無盡的掠奪。戴老師的作品,是以南極黑白攝影作為一個題材,在題材上他是按照一種陌生化的原則,因為在我看來,我是第一次看到南極攝影的題材,所以我感覺他在陌生化的處理上,已經是走出了傳統的、一般的風景,一般的攝影題材的局限,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還有就是黑白攝影,黑白我又想到了老莊的道家哲學,黑白就是這種陰陽、剛柔,老莊哲學強調“守靜篤,致虛極”。所以戴老師的作品我感覺不是那種張揚的,那種積極入世的,非常想建功立業的那種。他是一種對自然,對寧靜,比如說冰川、海水,一種非常虛靜的追求。所以我們看完之后感覺有一種沉靜之美。那么我又想到歐陽修在《六一詩話》中說,“淡泊之境此最難行”,所以戴老師這個境界就是非常的雅致、淡泊,給我一種順其自然、敬畏自然,也就是從哲學上,或者美學中蘇東坡所說,“無意于佳乃佳”。戴老師用十天的時間去拍攝南極,我想在一定程度上,他是帶有一種自由的,或者是一種偶然性的東西,所以他在哲學上實際上強調了一種虛靜、一種安寧,一種淡泊這樣的一個東西。

       那么從哲學說完之后我們再看一下美學,戴老師的作品在構圖上,我想到了全景畫或者叫全景山水。他是一種整個的對南極的一種整體的把握和再現,也就是說他不完全是按照一個,比如我們搞攝影的,一定找一個所謂美的景點或者是一個什么,他是想把南極的縹緲、無垠,整體性的力量展現出來,所以構圖上他有一種全景山水,用了長焦或廣角,給人的一種感覺就是大氣磅礴,有一種非常全景的力量。這種全景山水之外,他又有一種短焦的特寫,包括一些局部的,你比如說冰川或者是企鵝,或者是海豹或者是飛鳥。所以他在構圖上又把致廣大和盡精微做到有機的統一。

       除了構圖之外,是他對光的把握。黑白兩色從美術上講,更多是一種素描關系,或者類似黑白木刻的表現手法。所以他是一種簡潔、概括,他不要求你非常全面,每一個層次都要搞得事無巨細。所以他在構圖上就有取舍,有時候做到,以一當十,就是抓住最令人感動的那個瞬間,包括我看有三只企鵝,并置到一起,成了一條直線。所以他這個既有黑白的對比,在對比中又有一種冷艷,我感覺這種冷不是一種冷漠,是強調一種靜態,強調一種自然的這種廣袤,所以構圖給人的感覺是簡潔、大氣,強調整體性。

       那么色彩本身也就強調了純粹性,因為老莊說“五色令人目盲”。他強調中國畫,咱們知道就是以黑白、水墨,墨分五色,基本是黑白作為兩極來展示,所以戴老師和中國畫的境界非常相像。另外中國畫比如在畫人和自然的處理上,往往自然是非常博大,中國畫中的人就是很小的一個點,因為中國畫確實強調一種老莊哲學,黑白哲學的這種關系。

       攝影的力量在我感覺,主要是對人的精神、人的靈魂、人的氣質的把握。所以我們看他在一種形式符號背后,當然他這里面沒有人,更多的是冰川、海水、企鵝、飛鳥,包括海豹之類。那么這種生命背后,他體現的是人格魅力和人的精神,這種有意味的形式更多的是強調了形式背后的哲學意蘊,這種美學的東西。

       總的來說,他作品的成功之處就是以至美、至純、至真,所以他的境界是一種澄明的、淡泊的,充滿了一種力量的,又非常感動人心的東西。

       鄭工(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副所長、美術學博士):

       看戴建成先生的作品,其實有一些不同的觀念,都在這里呈現,比如說關于影像問題、圖像問題、形象問題、形式問題,其實這四個概念,如果一排起來的話,最重要的就分析什么?他有一些比較突出的概念就是形式,作為一個極端,接著就是圖像。那么再說了21世紀是一個圖像的時代,現在圖像到處泛濫,攝影機也成為一種大眾普遍的捕捉圖像的工具。我覺得在影像或者叫圖像,和形式、形象的這種關系之間,最大的問題其實就是一個客觀性的表達,或者叫做紀實性和表現性的一種沖突。在攝影界的朋友當中,它的紀實性是一個最主要的功能,拿出來我就可以記錄下來,就可以拍下來了。

       我覺得,當你達到一個高度以后,或者是你站在某一個點的時候,你看出去,可能你的視野會更為寬闊,會當凌絕頂,一個極目遠望的概念。所以在戴建成先生的作品里面我們去選擇、去尋找,他的那個視點到底在哪里,這個視點不是照相機的那個位置的高度,其實是一個視野,人文視點的一個高度。因為有了這個高度以后,他才能夠擁有一種廣度,就是我們講的視野,擁有一個廣度,當然站得越高,他的視野越開。但這種廣度是,我們站在一個位置,其實照相機的位置放低的時候,同樣也有一個有待于打開的一個廣度,隨著我們進入戴建成先生的畫面的時候,我們都可以看到,他視點的一種轉移的時候,他的高度和廣度同時都存在。我認為它同時存在,說白了就是一個輻射力的問題。

       具體的,我們可以放到一些作品當中展開闡釋。比如說有一個畫面,上面一個太陽,下面一個很寬闊的地平線,這讓我們可以很容易進入到一個關于高度和寬度的,或者叫做輻射力的一個表述當中。但是我更多的看到,比如說是一個冰川的角度,一個水滴滴下來時候,它的角度其實是無所謂高低的,但是通過對一個水滴那樣的一種關注,同樣會產生一種輻射力。我覺得只要有一種輻射力,它的高度的問題就被提示出來了。因為我覺得如果沒有輻射力的話,那個視點,或者那個視角他的高度是無從談起,我講的是對一個原點的追問,對生命本源問題的追問當中,所引發出來一個視點的高和廣的問題。

       戴先生就是在這樣一個圖像的闡釋當中創造出他自己的一片天地,或者形成他獨特的一種藝術語言。戴先生的作品在客觀的捕捉影像的時候,他也擁有了一份畫意,這種畫意有的時候我也不想單純用意境,意境現在用得非常多,但是如果用一個畫意的時候,他可能就是每一幅作品當中都有了一個耐人深思的主題,能夠某在一點上面停留下來不斷地沁入人心的那一份感覺、感受。

       劉曉陶(北京聯合大學教授、著名美術理論家、畫家):

       戴先生的作品讓我是肅然起敬。我是畫中國畫的,所以我從他的作品里面體會到中國傳統哲學“道”的感覺,就是黑白的運用。第二,我是從構圖上談,縱觀戴先生的作品,從他的構圖上我也是用中國畫的語言來解釋一下,有的作品是非常密,景物非常豐富,可以說是密不透風。然后像剛才鄭工老師說的,有的作品就是下面一個地平線,上面一個太陽,那這就是疏,疏可跑馬,非常讓人震撼。

       另外從形象上談,戴先生的作品有表現水的、有表現云的、有表現石,還有山還有企鵝,水的表現是讓我非常震撼的,就是水主要是通過水的線,中國古人對水的這種畫法有很多的解釋,但是南極的這種水讓我體會到了更加的厚重和博大。

       云呢,戴先生的作品里讓我看到一種虛空,體會到了大自然佛家的一種虛空的境界,一種包容的境界。

石呢,好多石頭聚集在一起,尤其是一些零星的點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密的關系。然后是黑色的山、白色的雪,企鵝在中間,企鵝又是黑白分明的,所以企鵝在形式上又起到了一種銜接的作用?;褂幸環髕氛鼉褪敲櫳幢ǖ?,通過冰川的結構讓我又看到了后現代的一種形式語言,所以我就簡單總結一下,戴先生的作品可以使我們看到大自然的讓人震撼的東西,不僅大自然感動了戴先生本人,通過戴先生的作品又感動了我們這些觀眾。

       戴建成:

       去南極雖然只拍了十天,但我是用練了40年的功底來完成了這十天的拍攝。我在軍隊的時候,是放映員、報道干事,然后是搞攝影。后來當了政委以后我就放下了相機,但是我仍然鼓勵我的那些報道干事們,要他們把照片拍好。

       我對南極的理解是,一種大自然對我的人生、對大千世界的一種很深邃的、很偉岸的力量。我之所以選擇要去南極,那是我知道如果我再不抓緊時間去,我的身體將可能不適應,所以在關鍵的時候我就去了。

       因為我是軍人,在軍隊有這么多不怕苦、不怕死的磨練。當通過德雷克海峽的時候是多么難受,吃什么吐什么,喝了一點水,馬上就吐出來,大家躲在船艙里都不敢起床,我兩只手扶著跑到船舷,把腰帶解下來,捆在船舷旁邊的柱子上,硬是拍出了滿意的海浪,實際上海浪的線條就是在這個時候,在拼搏中拍出來的。我覺得,軍人生涯注定了我在南極這些照片的存在。

攝影師簡介:

       戴建成,男,1954年出生于江蘇南通,1972年入伍, 1992年轉業地方。研習攝影40余年?!逗詘啄霞飛閿白髕氛?,是他出版的攝影集中的精品。

       戴建成用相機將南極大陸的奇特景觀以黑白影像生動地記錄下來。此次展覽的作品里,既有奇異的冰山、充滿靈性的企鵝,還有探險者的足跡?!翱戳舜饗壬讕椎暮詘漬掌?,我們不知不覺地進入了神秘的景色之中,欣賞到令人驚嘆的奇?!保攔低計繾懿寐薏?普雷基語);“他的作品大氣恢宏、氣勢磅礴,視覺沖擊力極強” (紀實攝影家王福春語);攝影大師李少白亦有這樣的評價,“戴建成先生的《黑白南極》對我最大的誘惑就是畫面中的南極冰雪并不是偉大風景的明證,而是追尋詩意王國的線索”。

開幕式

研討會現場

開幕式戰友大合影


張桐勝副主席和范迪安院長在展覽前合影

李少白與戴建成的合影

顧長衛與戴建成的合影

和設計師李祎合影

和主持人應杰合影

家人合影


午宴

展覽現場

《黑白南極》展覽作品:

打 印】【關 閉】【頂 部
相關推薦
地址: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商業街經中路124-136號二樓(開元廣場對面)
Copyright © 2008-2019 www.jrpjq.icu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576-8880852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尚圖坊國際攝影 版權所有 v3.19.0606 浙ICP備09002129號
特別申明:如未注明則文章來源于網絡,小編對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權,請聯系管理員刪除!